两不愁三保障山村变了样

说起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的变化,用“翻天覆地”来形容并不为过。

大坝村曾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空壳化、空心化严重,贫穷让老百姓生活步履维艰。

60多岁的大坝村村民赵光影回忆起过去的窘迫生活,心里仍然五味杂陈:“以前日子不好过啊,每天在两亩稻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下来还不能保证吃饱饭,遇到收成不好的时候,全家老小更是为生活发愁。”

上世纪90年代,大坝村的年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当时村民都在家开荒种地。但是,盲目开荒让村里的植被破坏严重,造成当地生态环境差,经济收入低,一时间,“大坝大坝,烂房烂瓦烂坝坝,小伙难娶,姑娘外嫁”成了大坝村的真实写照。如今,再走进大坝村,蚂蚱等特色农产品通过农村电商平台卖得火热,农家乐一家接着一家开,宽阔的村民休闲文化广场上孩童奔跑嬉闹,河塘林荫间,八方来客散步其中,纷纷夸赞着这个“别墅村”……

20多年来,在村支书陈大兴为班长的党支部带领下,大坝村大力发展种养殖和乡村旅游为一体的多元化产业,实现了从省级二类贫困村到省“四在农家·美丽乡村”示范村、全国文明村镇的华丽转变。

业旺

“嫁到这里的时候,到处都是烂泥坝,水也没有,一家人住在土木房里,靠种点烤烟、玉米生活,只求能够每日温饱。以前娘家人都说我怎么会嫁到这么一个穷地方,可现在娘家人都说大坝好,村里嫁出去的姑娘也都想把户口落在大坝。”大坝村村民杨金刚说起生活的变化,感慨万千。

“以前啊身体不好,出去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成了村里的贫困户,我也很焦心。”杨金刚的丈夫卢贵长说,自从2012年承包了20多亩地种植金刺梨后,日子才慢慢变好,如今,妻子在酒厂做饭,一个月也有3000多元的工资,我除了打理自己家承包的金刺梨以外,村里的蚂蚱养殖忙的时候,还可以开车帮着运输,又多了一笔收入。

卢贵长家多渠道的经济收入是大坝村产业兴旺的一个生动写照。

这一切的改变源自陈大兴的坚持。

陈大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已经20多年,带领村民种过黄柏、竹荪,养过肉牛等,但都失败。

2007年,陈大兴终于遇到大坝村产业发展的“金果子”——金刺梨。

“人生在勤,勤则不匮。”从2008年独自引种到2011年丰产,陈大兴的30亩地产出刺梨6万余斤,卖出上百万元,村民从一开始的质疑纷纷变成支持。在他的带动下,大坝村于2012年成立“延年果合作社”,将土地集中在一起种植金刺梨,几年间,全村种植了5000亩金刺梨,村民的荷包渐渐鼓起来了。2016年,大坝村又延伸产业链,建起年产5000吨的果酒加工厂,年销售收入可达5000余万元。

“先是自然孵化、出苗、经过50天左右开始产卵,之后蚂蚱就可以进入加工,再经过脱便处理,然后经过冷冻等加工处理,就成为‘蝗商小吃’。我们的蚂蚱生鲜的话按30元一斤卖,批发的话就是40元以上一斤,目前销路不愁,市场很好。”2017年参加全国的创新创业大赛后,陈大兴又引进了蚂蚱养殖。指着眼前已成虫或正在孵化的蚂蚱,陈大兴将蚂蚱的养殖过程一一告诉记者。

“目前,大坝总共有600多个大棚养殖蚂蚱,管理得好的话,一个大棚一次可以养殖90多斤左右,一年可以出3批。村民承包大棚养殖蚂蚱一个月可以有4000多元的收入。”蚂蚱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王兴全说。

如今,除了金刺梨种植和蚂蚱养殖,大坝还种植了1200亩晚熟脆红李,集观赏和食用的雷竹、皇金菊等。在大坝,产业花开遍地,百姓增收有盼头。

村美

“那个时候家乡是这样的,环境恶劣,村寨道路坑坑洼洼,哪儿都有污水,房前屋后柴草乱堆乱放,天热的时候,村里就臭烘烘的。当时我就希望有一天我们村能变干净一点,漂亮一点。”这是村民王井全对于儿时家乡的记忆。

“如今可算是扬眉吐气了,我的家乡不再是别人厌弃的地方,而成为了连城里人都羡慕的山水田园之乡。”王井全在自家承包的金刺梨基地上一边除草,一边乐呵呵地告诉记者。

大坝村的“扬眉吐气”要先从一条路说起。

道路不通,什么都无从说起。1999年经过多方协调,邻村同意让地,但也提出要求,今后所占土地的公粮要由大坝村承担。陈大兴和村民反复商量后答应了。就这样,全村158户658人每年每人要多交2公斤稻谷。日子过得更拮据了,但当大坝村的通村路通的时候,百姓都笑开了颜。

路通了,产业发展起来了,百姓对于美丽乡村的建设越来越渴望。

  • 发布日期:2019-05-06 18:41:20
  • 58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大学生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