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为今用,深入挖掘大运河历史文化资源

  2007年9月,中国大运河联合申遗办公室在扬州揭牌,扬州与运河沿线的35座城市结成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联盟,共同发布了《世界运河城市扬州宣言》,解决了沿运河8省市“各管一段、分省而治、各自为政”的问题。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强调,保护大运河是运河沿线所有地区的共同责任,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对于如何从流淌着的遗产中挖掘活的历史,总书记也给出了答案:“要古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重要指示,4月20日,洛阳师范学院和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大运河委员会在河南洛阳联合主办了“大运河文化论坛”,论坛的召开对推进隋唐大运河的活化、保护、利用与开发起到了积极的推进作用。

  在论坛上,洛阳师范学院校长梁留科、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院长吴欣、江苏省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研究院副院长王健、山东运河经济文化研究中心学术研究部主任李金陵、北京物资学院大运河文化研究院副院长陈喜波、陕西师范大学西北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肖爱玲、河南大学旅游管理系主任宋军令等七位大运河研究专家从各自专业的角度对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进行阐述。下面我们就将专家们的观点进行归纳总结,以飨读者。

  ■史俊庭

  梁留科:对大运河文化带进行深入研究的主要任务是分析后申遗时代大运河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利用存在的机遇和挑战,明确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明晰大运河作为我国第一条以文化建设为指向的带状发展战略。

  大运河河南段文化遗产概况与存在的问题

  大运河河南段是指隋唐大运河的主干道通济渠和永济渠,是中国大运河的核心区域,是隋唐时期国家水路交通的命脉,承担着重要的漕运功能。在中国大运河的58个世界文化遗产点中河南有7个,分别是洛阳市的回洛仓遗址和含嘉仓遗址、通济渠(汴河)郑州段、通济渠(汴河)商丘南关段、通济渠(汴河)商丘夏邑段、永济渠(卫河)滑县——鹤壁浚县段、浚县黎阳仓遗址等。

  相比分布于特定区域内其他的世界文化遗产项目,大运河线路长、范围广、点段多,保护、传承和开发工作的任务非常繁重。目前,大运河河南段绵延657公里,保护规划范围面积共493.9平方公里,遗产分布点涉及11个地级市和省辖市(县),各自为战,缺乏统一的部署和管理。与中国大运河沿线其他省份相比,河南段研究起步晚,各地市重视程度有待提高。

  作为活态的文化遗产,其保护开发工作应注意运河功能延续和运河遗产保护相结合、河道历史内涵与现代面貌相结合,需要相关行业专家和政府部门共同协作,但目前这些还很不够,部分河段的保护甚至存在不沟通、不协作的状况。

  与洛阳龙门石窟、安阳殷墟、登封“天地之中”等历史建筑群不同,大运河遗产类型丰富,特别是隋唐大运河,是一个集政治、经济、文化、生态、技术、自然等于一体综合性社会生态系统,很难以某一种遗产类型完整准确概括,这使得中国大运河成为世界遗产领域的一个独特的重要案例。

  同时,大运河与沿岸广大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大运河河南段在进行保护、传承与利用的工作中,势必会牵涉众多平民百姓的切身利益。

  因此,如何在保护、传承和利用工作中,认识大运河的文化、生态、经济价值和优势,建设集生态、文化、经济于一体的综合性廊带,是一个极具挑战性和智慧性的难题。

  构建大运河河南段文化遗产保传利系统

  做好大运河建设首先是构建大运河河南段文化遗产保传利系统,该系统包括:以“保护先行、保传一体、传利结合”的理念为指引,构建以恢复性保护、预防性保护、抢救性保护为基础的保护体系,以活化文化基因、展示文化遗存、延续文化脉络为纽带的传承途径,以创意性开发、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支撑的利用模式。

  其次是根据实地调查和文献资料梳理,对大运河河南段现存文化遗产按照核心遗产、关联遗产和影响遗产三个层次进行分类,摸清大运河河南段文化遗产分布现状。采用层次分析法、模糊综合评价等方法对大运河文化带文化遗产进行文化价值和旅游价值的综合评估,构建多主体、多要素、多手段、多层次、多领域的保护体系,从大运河文化带文化遗产的恢复性、抢救性、预防性保护等层面提出具体保护措施。

  • 发布日期:2019-05-09 12:24:35
  • 78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大学就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