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10年内告8个前东家 被质疑是"职业维权者"

(原标题:十年内告8个前东家 男子坚持劳动维权 自称受“联盟”威胁)

本是一起普通的劳动争议官司,却因为当事一方称对之前的劳动仲裁毫不知情而扑朔迷离。

2017年,四川成都男子李华云将成都卓为房地产营销策划公司告到法院,要求卓为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未休年假工资、加班费、失业损失、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经济补偿、生活费共计18万余元,并请求法院确认直到2016年8月他和公司依然存在劳动关系。

成都高新法院一审判决的判决书中提及,法院经审查发现原告李华云提起了大量的劳动争议诉讼,并称其行为“并非正常的劳动者所为”,驳回了其诉讼请求。

结合判决书及《成都商报》2009年的报道,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原告李华云在十年内一共告了8个前东家。

李华云,何许人也?

▲资料图片  图据东方IC

▲资料图片 ?图据东方IC

李华云的前同事说——

“他给人感觉很神秘,平常不怎么跟人说话,有点独来独往。”

李华云之前供职的公司总经理说——

“早知道是他的话,办离职的时候我一定会自己盯到他签字。”

承办过其中一起案件的劳动仲裁员说——

“案子有点久了,公司的名字我都不记得了,但是李华云我倒是有印象。”

在《成都商报》2009年的报道中曾这样写道:“‘感觉他很特别,似乎有点像当年的王海(注:一位知名职业打假人)!’一名仲裁员说。”

9月25日,李华云却对红星新闻记者说,“我受到过威胁。”他称自己的生活被一个前东家牵头组成“联盟”影响,“我走到哪里,他们就追到哪里,他们总会在半年以内就知晓我的去向,并找到新东家劝说不发工资、扣缴社保,从而引发新的维权。”

一场突如其来的劳动争议官司

前员工索赔18万余元

当公司接到成都武侯法院执行局的电话,得知法院计划对公司账户内的7.5万元进行扣划时,成都卓为房地产营销策划公司的管理层才反应过来:一个叫李华云的人在2016年申请了劳动仲裁,称公司拖欠了工资,并得到仲裁方面支持,后来李华云向成都武侯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李华云曾经是卓为公司的员工,关于他,他的多位在卓为公司的前同事向记者描述“很神秘”、“不怎么跟人说话”、“个子有点高”。

仲裁裁决书显示,卓为公司未到庭答辩,也没有举证。据相关法律规定,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否则应该承担不利后果。仲裁裁决书还记载,李华云诉称,2016年1月25日接到同事电话说公司关门了,申请人就回到公司,发现公司已经关门。

“我们注册登记的地址是武侯区金川路,但实际是在青羊区办公,后来确实搬了地方,搬到华府大道,但并不存在跑路的情形。后来去查阅卷宗才发现,他向劳动仲裁委提供的公司地址和联系方式都不对,填的是金川路,所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卓为公司总经理王青海称,公司并没有拖欠工资,当初离职手续也办理得很顺利,李华云的主张让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有点纳闷,李华云怎么回事,干嘛要这么做,我们也没有得罪他,走的时候双方也没有说过‘红脸话’。”他补充道。

王青海称,更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卓为公司还收到了法院的传票。2017年,李华云将卓为公司告到法院,要求卓为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未休年假工资、加班费、失业损失、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经济补偿、生活费共计18万余元,并请求法院确认直到2016年8月他和公司依然存在劳动关系。

身份证号码疑云:

李华云和“小李华云”

成都高新法院的一审判决书记载,庭审中,卓为公司提交的应聘登记表、简历、新员工应聘登记表、劳动合同中,手写的身份证号码里的年份信息均为“1975”,但李华云向法院提交的身份证却显示,其身份证号码年份信息为“1968”。

男子10年内告8个前东家 坚持劳动维权自称受威胁

▲李华云显示出生时间为“1975年”的身份证信息 ?受访者供图

男子10年内告8个前东家 坚持劳动维权自称受威胁

▲李华云和卓为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上显示,他的出生时间为“1975年”受访者供图

  • 发布日期:2019-05-13 09:37:02
  • 184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劳动仲裁知识